田地深處
【字號: 新華網( 2019-06-26 10:55)  來源: 蘭州日報  作者: 朱曉卉

  □朱曉卉

  天地的遠處是田地,田地的深處是田地。

  沿著回鄉的路走向田地深處,路也曾是田地,烙了腳步,輪子和動物的足跡,走成了路。

  前行的時候,天上的白云,地里的莊稼樹木花花草草和房屋倒著走,倒著倒著就到了田地的深處。

  正是四月天,又因了幾天的雨,豐盈了田地,到處的鮮活和清明。

  那棵老梨樹依舊站在田地邊上,密綴著白花朵的一枝老干遒勁地戳向路邊,陽光很容易地照透了那些梨白,有了很多想象的色彩。風隨處居住著,抬腳就來了。輕輕,一吹,飄落的花瓣在老樹下就留下了斑駁的光陰和傷感的情話,我只在樹旁臥著的小黑狗黑色眼睛里找到了雨的摸樣。

  立在梨樹后面的院落,一聲不響,和老梨樹一樣老一樣倔強。我的目光游走很遠了,也沒有聽見些許嘆息和只言片語,是不是院子的主人也像父親一樣沉入了田地的深處。

  這時候的莊稼是田地的主人。

  擠滿了田地的油菜花前仆后繼地涌過來,搖晃著逼人的喜氣和無限地希望。麥苗早已經株株拔節,尖銳的麥芒直沖向天,拔山超海,勢不可擋,逼得人只想逃,避往田地深處。

  花花草草總是好的,有意無意地擋住去路,讓人心生竊喜,壓得喘不過氣趕趟兒似的節奏舒緩了,多了些小情調,我就放下那些拼命的莊稼,滿田游蕩,哼著小曲,不一會兒,手中就有了一大捧花花草草,放在鼻子下嗅了很長時間,聞到了花香,草味和陣陣無法忽視地生長的味道。

  在我們塬邊上,受地域的限制,此時田地里的莊稼簡單而單調,都是重復的模樣:小麥纖細素樸,油菜喜氣喧鬧,其他兼種的雜糧沒有成氣候。然而,一直跳著的心還是促著我不爭氣地學著地里的莊稼們,趕趟兒似地往田地深處走,一直走,因為那兒有一直在田里勞作的父親。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甘肅頻道
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
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673101
体彩6+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