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搜靜寧
【字號: 新華網( 2019-06-25 09:48)  來源: 甘肅日報  作者: 袁俊宏

  從蘭州出發,沿312國道過靜寧,往前走兩步,翻過六盤山往前再走兩步,就是生我養我的隴東、我的九溝十八岔。給人的感覺:六盤山就是一個結實的莊稼漢,肩挑著312國道這根扁擔,一頭挑著靜寧的燒雞,一頭挑著鎮原的洋芋蛋,像是趁著農閑趕集去賣土特產。

  靜寧,地處蘭州和九溝十八岔的正中間,無論以前還是現在,我但凡回家,必在靜寧停留片刻,以前是停下來吃飯,現在是歇腳抽煙。

  記得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回家探親,車到靜寧,車師傅把車一停,頭一偏,對著滿車的人喊道:車加個油加個水,你們下去吃個飯。我便跟著其他人下了車,第一次踏在了靜寧的地面。到路邊一個飯館吃飯時,見人擠得插不進一只腳,便從挎包里取出部隊大鐵鍋蒸的饅頭站在路邊飛揚的塵土里吃了起來。正吃著,被一股撲鼻的雞肉香味吸引,扭頭一看,見面館旁邊有一個靜寧燒雞店,門口圍了不少人,有人買了就地撕扯著吃,滿手的油滿嘴的香,很誘惑。有的買了提在手上,時不時拿起湊到鼻子跟前聞聞,看樣子是舍不得吃,是準備帶回家孝敬家人的。我的心一動,也湊了過去。可以說那是我聞到的最香的雞肉。雞肉在家時吃過,在部隊也沒少吃,但覺著都沒有靜寧燒雞的味道香。因那時每月只有八元的津貼,一年也存不了幾個錢,所以偷偷地數了數口袋里的毛票,也買了一只,想帶給家人嘗嘗。那時日子窮,糧食還不夠人吃,所以雞并不肥,也沒多少油。雞是囫圇個的,用一張粗麻紙包了再用細麻繩子捆背包樣捆著。一路上我懷抱著那黃挎包,聞著雞肉香吞咽了一路口水。其間,在平涼、鎮原各住了一個晚上,我甚至沒生過嘗一口的念頭,那時心里滿滿的都是一個個家人:爺爺、爸媽、弟弟、妹妺。

  到家后,我的腳還沒進門,便被家人團團圍了起來。說話間見弟弟妹妹們和我家的小黃狗把鼻子一個勁地往我的挎包跟前湊,我便炫耀似的打開挎包取出用麻紙包著的燒雞說,路過靜寧聞著燒雞挺香就買了一只,讓你們嘗嘗。靜寧他們不一定知道,但燒雞的香味他們是切切實實聞到了,隨聲附和著說,真的挺香,邊說邊不由得自顧自吞咽起口水來。

  母親接過燒雞直接去了伙房。母親知道大家都饞了,也不等飯點,只聽一陣刀案響動,不一會兒,原本囫圇的一只雞被剁成八塊端放在了爺爺的炕頭。母親給了爺爺一個完整的雞腿,然后你一塊他一塊,三下五除二把一只雞分了。母親遞給站在一邊的我一塊,我推說路上吃了,沒伸手去接,母親就又給了妹妹。一時間,大家都默不作聲,埋頭在雞肉上,滿屋雞肉飄香,滿耳咀嚼之聲,最后是嘖嘖的咂巴嘴聲和稱香聲。只有我和小黃狗站在一邊,咽著口水看他們享用。小黃狗比我幸運,還等到了雞骨頭,可我只聞到了雞肉香,沒嘗到星點雞肉。

  探親返回部隊時,家人叮囑我最多的,竟是下次回來時一定記得多買幾只靜寧燒雞。我知道,靜寧燒雞在他們心里開始下蛋了,使沒到過靜寧的他們因這燒雞的香記住了一個叫靜寧的縣名。

  我有個戰友叫衛國,分別十多年后的一天,我到靜寧釆訪,得空按他早年給我寫信留下的地址找到了他。那天他招待我的心有點過誠,像個土豪一樣,對那胖胖的老板娘說:這是我在部隊最好的戰友,我們一起上過前線,把我們靜寧最好、最有特色、你們最拿手的都給我弄上來。

  菜一上桌我傻了眼:這全雞宴啊!土雞爪爪一盤、紅冠雞頭一盤、雞翅膀一盤、雞腿腿一盤、雞卵一盤、雞屁股一盤、雞胗雞心雞肝一盤,最開眼的是一盤雞舌頭,想一想,多少雞因這盤菜而失去了發言權呢!這還是涼菜,熱菜也個個離不開雞,仿佛靜寧人只養雞這一種動物。記得有青椒爆炒仔雞、炸雞排、宮保雞丁、小雞燉蘑菇等,最后上了一整只燒雞,如一個雞霸王,雄踞在一個大大的盤子里。

  在靜寧,我還認識桂香鄉長、桂香書記、桂香縣長。已記不清認識桂香的具體年份了,只記得是與陽飏、人鄰、習習等聚會的飯桌上,介紹說是一個文學青年。因她是靜寧的,因對靜寧燒雞的好感,對她也覺親近許多。記得那時的桂香純情愛笑,一笑一排糯玉米樣的牙全露了出來,那是真正開心的笑,沒有藏著掖著半顆牙。她的笑聲就更有感染力,似像剛下過蛋的小蘆花雞,聲音脆而響亮,由此留下深刻印象。說來很慚愧,桂香的文章我讀得很少,每次見面她除了燦爛地笑和傾心地聽別人海闊天空談文學,很少插話。但我記住了每次相聚時她那不斷變化的身份:鄉長、鄉黨委書記、副縣長。我知道,這并不是幾個簡單的稱謂,毎個稱謂后面都有一個不簡單的故事。每次見她總覺得她是剛剛放下鋤頭、剛剛走出莊稼地洗了兩腿泥剛剛放下褲腿,總有一些風塵仆仆的感覺,總覺得中國的鄉村干部就跟長在地里的莊稼一樣,不到莊稼顆粒歸倉難得把腳從地里拔出來。

  那時一年也難得見上一次桂香的面,見桂香多是在習習的美文里,文章里的桂香大家更喜歡,作為鄉村干部的樸實干練生龍活現,作為女人的善良純真色香活鮮,習習寫得細膩生動感人,每讀一遍就像站在山邊邊看著桂香在鄉間田野忙碌,親近親切。

  當了副縣長的桂香我們憑想象就可知道,她分管的工作是越來越多,要跑的面和路一定是越來越大越來越多,應該有開不完的會陪不完的檢查,應該是有一堆的撓頭事煩心事像雞打鳴每天天不亮就擺在眼前,應該是越來越忙了。但給我們的感覺是,桂香風風火火,工作干得得心應手,利用公干或假日到蘭州還能抽空與我們小聚一下。聚,多是因了文學的情結,多是寫東西的幾個要好朋友。可在桌上大家很少談文學,談的多是一些題外話,逗人開心的趣人趣事。現時的桂香也不似先前,只帶著耳朵傾心聽,咧著嘴燦爛地笑。她的話題很少言及文學,說得最多的是她的村她的鄉她的縣以及靜寧蘋果、靜寧發展的設想和展望,說話的聲調像一個典型的靜寧紅富士,脆生生、火艷艷。從談話中可看到她的敬業她的擔當以及夢想,其實這是我最想看到的她的文章。

  現在的桂香不但張口靜寧的蘋果,微信圈里發的也基本上是有關靜寧蘋果的話題,我由此想對桂香說:你干脆改名叫果香算了。

  現在在靜寧,燒雞已是一塊金字招牌,無需再做廣告,有關蘋果的文章他們也是越做越精彩,如燒雞樣越來越誘人。這次到靜寧釆風,無論是在成紀遺址上的蘋果園,還是桂香當過鄉長的蘋果地,見一些蘋果上印著花好月圓、歲歲平安、路路平安、平安是福,等等,總之,與平安有關的、與祝福有關的詞,在靜寧蘋果上都能找到。不僅如此,在一些蘋果園里還見到了一些私人定制,有的是企業,有的則是一些名人。如賣燒雞一樣,聰明的靜寧人這回賣的不只是蘋果,還有蘋果文化。

  去年,受邀參觀靜寧蘋果展的第二天,在桂香的帶領下,隨著甘肅幾位知名學者、作家們到他們私人定制的果園摘了一趟蘋果。果園在李廣的故鄉李店鎮的兩座山上,道路崎嶇,拐了不少彎爬了很多坡才到,像是故意私藏起來的一樣。果園都向陽,日照看來很充分,果樹上一片紅艷艷、沉甸甸。因剛下過雨,個個蘋果像剛剛洗過臉的少年,清爽明艷。桂香給每人一個果籃,招呼著各位到他們定制的蘋果樹上去采摘有他們名號的蘋果。但見一排有著30年樹齡并不高大的蘋果樹上,掛滿了一些名人的名字,有的蘋果上貼著一個完整的名字,有的蘋果上只貼了一個字,要找到一個完整的名字得到幾條樹枝上去找,找東找西爬上爬下挺不容易。桂香像一個會議組織者,一邊指揮著大家找各自的位置,一邊介紹著菜品的名字優點,一邊請大家品嘗提意見。那天的桂香笑容比熟透了的蘋果燦爛,她穿一件修長的青綠色羊絨衫,三十年樹齡的樹干綠,手提一個脆綠色的坤包,剛長出來的蘋果葉那種綠。打眼一看,桂香就像一棵開始發芽準備開花積蓄結果力量的蘋果樹,那飛揚的神采讓人對來年的豐收充滿了希望。

  活動結束時,我對靜寧對桂香說,以后不要再在微信中推銷靜寧蘋果了,你們的努力已經非常成功,已使靜寧蘋果成了一個詞組了,不信你在你的手機上輸入“靜寧”兩個字,看看后面是不是跟著“蘋果”兩個字?我期待的是與靜寧有關的下一個熱詞熱搜。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甘肅頻道
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
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667145
体彩6+1走势图